夹桃

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下吧。

《缝纫机乐队》这部电影,不够好笑,也不够励志,“包袱”一浮夸就沉得让人笑不出来,摇滚梦里散发着油腻的味道。但是有两个片段我喜欢,大半夜的在脑子里莫名回想起来,挥之不去。

1、土豪张发财的跟班阿帅,挂着一脸泥印儿和血迹回到车上时,引来同伴的嗤笑和发问,后知后觉间他一脸茫然得回答:“我可能掉井里了……”

接着引来张发财的二次嘲笑。

结果后来啊,张发财慌乱间一脚踩空,也跌进了同一个井里,回到车上镜头给了他一个同款“挂彩妆”。

2、胡亮把乐队教课的钱给了路过集安骑行中国的中年夫妇,作为给乐队演出做车体宣传广告费。程宫无语,好好的大几千块钱本该忽悠进自己兜里的,却跟着路遇的摩托一起绝尘而去。

结果后来啊,程宫放弃乐队演出打道回府,在北京静止的车流里,听到自己的那首《都选C》像一阵风一样灌进了耳朵,接着他呆若木鸡得目送两辆似曾相识的摩托像一阵风一样擦肩而过。

神气的车尾欢快得飘着两面写着缝纫机乐队演出时间的红旗。

电影结尾程宫唱了Beyond的《不再犹豫》,而上面这两个片段,可能是我一个不犹豫的笑点和一个不犹豫的哭点。

 最爱这个《拆弹专家》的Live , 自在得不行


卥夻:

160702 火星演唱会北京站 黄金圣衣篇